打造新型军事新闻人才方阵

发布时间:2018-07-14 08:47:39

打造新型军事新闻人才方阵

  世界一流的军队不仅拥有世界一流的军事硬实力,还拥有与军事战场融为一体的舆论战软实力。新型军事新闻人才作为舆论战的一支生力军,越来越成为打赢现代战争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紧贴现代战争和非战争军事行动特点规律及全媒体时代特征,打造与我军使命任务相适应的新型军事新闻人才方阵,不仅事关战略战役全局,更是争夺21世纪军事斗争胜利的一个“制高点”。

  海湾战争以来的历次战争证明:世界一流的军队不仅拥有世界一流的军事硬实力,还拥有与军事战场融为一体的舆论战软实力。强舆论就是强战斗力。新型军事新闻人才作为舆论战的一支生力军,越来越成为打赢现代战争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如何紧贴现代战争和非战争军事行动特点规律及全媒体时代特征,打造与我军使命任务相适应的新型军事新闻人才方阵,不仅事关战略战役全局发展,更是争夺21世纪军事斗争胜利的一个“制高点”。

  习主席鲜明提出了要建设一支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人民军队的强军目标。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他明确提出,到本世纪中叶把人民军队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在视察解放军报社时他指出,新形势下办好《解放军报》,要建设一支听党指挥、业务精湛、作风过硬的人才队伍。这些重要论述,既指明了向世界一流军队迈进的努力方向,也为新时代加强军事新闻人才队伍建设,提高舆论战能力提供了基本遵循。

  习主席反复强调,要把战斗力标准在全军牢固立起来,把战斗力标准作为军队建设唯一的根本的标准;强调聚焦能打仗、打胜仗,探索政治工作服务保证战斗力建设的作用机理,形成有利于提高战斗力的舆论导向、工作导向、用人导向、政策导向。军队新闻工作的性质地位,决定了军事新闻工作者的培养教育必须围绕打仗这个中心,从培养传统军事新闻人才向培养全媒体时代的新型军事新闻人才转变,提高抢占未来信息化战争舆论制高点的能力。为此,军队各级领导机关必须转变人才观念,把军事新闻工作者当作新型作战力量打造,教育引导军事新闻工作者紧贴使命任务,一门心思想着打仗,全部工作聚焦打仗。

  相关机构调查显示,当代国际受众借助西方媒体了解中国信息的获取率高达68%,通过其他国家了解中国的有10%,仅有22%的受众从中国媒体了解中国。造成这种窘境的原因很多,但军事新闻人才的缺失是重要原因之一。最明显的一个表现是,近20余年来以美军为“主角”的每一场战争,已经使媒体成为一种由特殊走向普遍应用的作战武器,以全新作战样式向对方实施攻心夺气乱谋的作战,把公众的情绪引向战争,通过新闻舆论来麻痹对方,营造战争迷雾,增加战争进程中的不确定性。传媒日趋在更广阔的领域、范围,更高的层次影响战争。甚至可以说,没有传媒就没有战争。战争与传媒,几乎成了“孪生兄弟”。这其中,“人”起到了关键作用。早在2006年,美军就组建了“媒体战部队”,主要鏖战在互联网上,为美军军事行动服务。其2011年成立的国防媒体局人员编制2400名,每年经费达2亿美元。近年又围绕其全球战略,不断加大军事媒体建设力度,快速向全媒体转型,放大美国在全球的声音。近期,美军又成立了7支专门的网络舆论战部队。美军还把网络人才建设作为首要任务,特别重视网络新闻发言人的培养选拔和舆论领袖队伍的建设等。这就告诉我们:军事传播力与国家和军队的前途命运紧紧相连,提高军事新闻工作者能力素质就是提高战斗力,各级领导和机关必须把新型军事新闻人才培养摆到战略位置上。

  习主席深刻指出,人才强则事业强,人才兴则军队兴;搞现代化建设、抓军事斗争准备,最核心的问题是人才。他严肃指出,当前存在“两个不够”“两个不足”的问题,即军队打现代化战争的能力不够、各级干部指挥现代化战争的能力不够,高素质新型军事人才不足、人才适应关键岗位的核心能力不足。这些重要论述,不能不引起我们对当前军事新闻人才队伍建设的深思。“两个不够”“两个不足”的问题,在新闻传播领域同样存在,即媒体打全媒体时代新闻舆论战的能力不够、各级干部指挥全媒体时代新闻舆论战的能力不够,高素质新型军事新闻人才不足、人才适应媒体关键岗位的核心能力不足。

  当前,尤为值得关注的一个突出问题,是我军新闻作战长期并存的“三支队伍”,即专业媒体采编人员、部队各级机关从事新闻宣传工作的干部,以及基层业余报道骨干人才流失严重。随着部队“脖子以下”改革和军事媒体调整改革深入推进,因岗位减少等原因,部队原来的新闻报道骨干退役、转岗成为一种不可逆转的趋势,留任的骨干也因“后路”而忧心忡忡。由此引起连锁反应:有志从事新闻工作的优秀基层官兵打起“退堂鼓”,院校新闻专业的生长干部学员感到“入错专业”,专业媒体人手紧缺却又“难留人”,等等。有的媒体因此出现了从未有过的“稿荒”。

  这不能不引起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人才危机,很容易成为新闻舆论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公信力的“阿喀琉斯之踵”。我们要居安思危,充分认识打破“西强我弱”国际舆论传播格局,事关部队战斗力建设,与实现强国梦强军梦密切相关;要着眼未来舆论战场,盯住人才短板,千方百计保留和培养人才,把“危机感”变成提高国际传播力的动力;要始终围绕抢占舆论战制高点、坚守党的舆论阵地、坚持正确舆论导向选拔、培养、保留、使用优秀军事新闻人才,确保好钢真正用在刀刃上。

  目标昭示方向,目标引领行动。当今世界,越来越多的国家把舆论战上升为达成国家战略目的和实现强军目标的重要手段之一。美国是打舆论战的老手,近20余年来围绕国家战略目标和强军目标,抛开一度标榜的“”:要到哪里打仗,舆论就向哪里聚焦;舆论达到顶峰,随之宣战;明明是强盗逻辑,却总打着“人权”旗号,“师出有名”。海湾战争前夕,美国70%的媒体由半年前聚焦毒品问题突然投向海湾危机,就是最好的例证,值得我们研究。

  我军的性质宗旨和职能使命,决定了我们必须引导军事新闻工作者紧贴备战打仗,从新闻的采编到印刷、发行的整个过程中,始终要有强烈的目标意识:引导民众团结一心,同仇敌忾;瓦解敌方斗志,动摇军心;争取政治主动,瓦解敌对国军事同盟。目标决定了我们聚焦用力的任务:用作品解释的战略思想,准确传递统帅部声音,引导官兵坚决服从军委的统一领导和指挥;快速发布信息,传递最新战争动态,弘扬爱国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大力弘扬“以劣胜优”传统,使官兵“在战略上藐视敌人,在战术上重视敌人”;广泛获取敌方宣传信息,客观评述战争,宣扬我正义;介绍战争相关知识和官兵经验做法。

  全媒体时代的舆论战,是一种跨行业、跨时空、跨国界、跨文化、跨语言的全新交流互动。这就决定了我们要在继承和发展传统舆论战的基础上,引导军事新闻工作者强化互联网思维,通过准确把握内在要求来实现最佳传播效果。

  互联网思维第一位的就是用户思维,得用户者即得天下。要教育引导军事新闻工作者“把媒介变成产品,将受众当成用户”,由模糊的、缺乏具体对象的大众营销,变为提供具体清晰的、个性化内容的服务,达到精确营销,定点传播。①要强化有效传播理念,巧设议题,震慑敌人,激励民众。②要强化受众为本理念,针对不同国家、民族、文化、语言等,用受众易于接受和理解方式传播。③要善于设置话题,先入为主,主动解疑释惑,并注重从作战全局需要总体设计和长远规划。④要善于运用国际法规揭露敌人阴谋,赢得国际社会舆论支持。⑤凡涉及国家核心利益问题,在报道上既要旗帜鲜明,又要慎重稳妥,坚决按照中央的基调和批准口径发声。⑥选择最有利的“出击”时机,让受众感到“这正是我最想知道的!”依托某种令受众普遍关注的事实,顺其自然扩大影响。

  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与军事战场一样,美军的舆论战一场打得比一场新奇,甚至让人眼花缭乱。在伊拉克战争中,美军使用了大量高科技新闻手段,通过近乎现场直播的方式,对“斩首行动”“震慑行动”等进行了电视报道,极大地削弱了伊拉克军民的抵抗意志,最终导致几十万伊军“集体蒸发”,伊拉克政权迅速瓦解。

  “互联网给媒体插上了神奇的翅膀!”舆论战专家的惊呼警示我们:军事新闻工作者实现向全媒体军事新闻人转型,是必要迈过去的坎儿,更是一场革命。我们只有创新培养模式,才能引导军事新闻工作者向全媒体华丽转身。

  要在相关任职培训院校开设互联网教学与实际操作课程,有条件的院校还要开设多媒体和互联网络的采访、报道课程,并加强外语教学,分期分批组织军事新闻工作者进行全媒体知识技能培训,了解全媒体基本概念、主要类型、传播形态和发展趋势,熟悉文字、图形、图像、动画、声音和视频等多种媒体表现手段的基本特点规律;熟悉报纸、杂志、图书、电视、广播、网络、手机等不同媒介形态之间融合的方法手段;了解熟悉全媒体传播在重大事件和热点敏感问题上形成和影响舆论的典型案例;了解熟悉掌握运用全媒体引导舆论的基本要求和方法。

  主要是针对全媒体时代信息传播需要,组织在职人员对多媒体或超文本技能的训练,使新闻工作者尤其是年轻的新闻工作者,能熟练掌握一种以上汉字输入法、一种以上中文平台、一种以上操作系统、一种以上办公集成软件包、一种以上互联网络浏览器,以及网页和主页的制作技巧。军事新闻工作者应具有应用互联网和多媒体进行军事新闻传播的“4种能力”:①能借助网络、多媒体从事采访、选题策划和编辑稿件的能力;②有较强的外语和过滤信息的能力;③有同“网台”平等交流的能力;④有担当重大新闻选题策划和重要作品原创的能力。同时,还要让新闻工作者尤其是年轻新闻工作者,结合参加部队的重大军事行动,有针对性地组织实战化演练,了解和掌握数字式摄像机、摄影机、编辑机等新媒介的使用方法,了解和掌握电子邮件、电子公告板、可视交互等等技巧,了解有关于电脑、互联网络、多媒体硬件和软件的一般知识,并能熟练进行文字处理、表格处理、图形处理和音频文本、视频文本处理或修改。

  要打破军人和非现役人员人才管理壁垒,对一些专业技术岗位,结合使命任务,统一进行考评。要大力鼓励非现役新闻工作者参加地方相关职业资格考试,拿到资质证者,参照现役军人专业技术干部评聘程序,评聘相关职称;推行年度考核和任职考评制度,优胜劣汰。对符合服预备役的非现役采编人员,可在当地兵役机关支持下,编入相应的预备役部队。这样,既有利于平时强化军政素质,更有利于战时执行采编任务。

  习主席深刻地指出,全军要坚持从实战需要出发从难从严训练部队,坚持仗怎么打兵就怎么练,打仗需要什么就苦练什么,紧贴作战任务、作战对手搞好使命课题训练,加强检验性、对抗性训练,在近似实战的环境下摔打锻炼部队。

  军队媒体的性质地位,决定了其全媒体实战化训练,是部队军事训练的重要组成部分,也决定了军事新闻工作者的培养教育,必须与信息化战争和非战争军事行动紧密结合。

  纵观近年的舆论场,我们不难发现:我们面对的既有国内类似“秦火火”、周禄宝等一些“网络推手”“网络大谣”,更有像美国等西方国家这样依托强大军事实力实施舆论威慑、利用先进媒介和专业人才垄断世界大部分地区近90%的新闻信息传播权。

  当下,西强我弱的舆论格局没有根本改变。特别是近年来,国际安全环境变化多端,我国周边安全环境更趋复杂,面临的安全威胁来自多个方面、多个层面,各种不稳定因素增加,更是给舆论战带来了许多不可预测的因素。可以说,未来信息化战争的舆论战,可能是多个方向、多个对手,可能还有强敌联合干预等。

  和什么样的对手作战,出什么样的招,这乃兵家常规。舆论战也一样,作战对手不同,其作战思想、战术手段、传播装备、作战能力也不相同,与之进行舆论战所采取的谋略对策等也不同。着眼未来全媒体时代信息化战争舆论战需要,培养能打胜仗的新型军事新闻人才,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要创新培养教育内容,紧贴战场和对手设置训练课题。

  从20世纪90年代以来发生在全球的几场局部战争中的舆论战证明,开展全媒体实战化训练,对军事新闻工作者而言,尤其要提高配合联合作战行动下,各种地域、海域、空域的攻防作战,以及海上维权,应对重大突发事件等军事行动中的舆论战能力,按照舆论战训练要求,分别设置训练课题,深入研究各作战样式中舆论战的特点规律,掌握舆论战准备和实施的方法程序,实现“三个再造”:一是传播效率再造:精准把握新时代移动互联网和大数据传播规律,牢固树立新闻按“秒”计算、实时策划选题和组织报道、第一时间实现全媒体传播等,赢得传播主动和先机;二是权威声音再造:把全媒体传播融入军事行动中,在事关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重大问题上,以及在一些国内外受众高度关注的问题上,及时发出权威之声,无形亮剑;三是传播能力再造:以提高联合作战行动舆论能力为方向,加大数据分析能力,创新H5、讲“战场故事”、强化“军事网络风格”等新传播模式,培养高素质新型人才,提高舆论战整体作战能力。

  值得注意的是,在舆论战实战化训练中,要把磨练军事新闻工作者意志、强化军事技能体能基础贯穿始终,把提高其运用现代传播装备实施满负荷作战的能力、增强在艰苦条件下连续作战的能力,作为提高整体作战能力的重要内容。

  新型军事新闻人才是决定现代战争舆论战成败的关键。军事传播学是一门软科学,人才是在长期实践中磨练造就的,无法呼之欲出。故而有的军事传播学家称,能打胜仗的新型军事新闻人才难得。只有借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融合契机,紧贴实战,在不断创新中实现弯道超车,才会出更多的军事新闻人才,才能加快转变传播力生成模式步伐,使军事新闻工作者在舆论战中的地位更加凸显出来。